當前位置:首頁 -> 遼沈大地 -> 鄉土文化
鄉土文化
    打印本文】 【關閉窗口
東北大鼓唱響莊河
發布時間:2011年11月18日 來源:大連日報

 

每到傍晚,林曉蘭、張國昌、孫景洲三位師傅便在莊河市文化館門前說起了大鼓書,乘涼的人們坐在小馬扎上聽得很是入神。 

 

 

    沉寂了近三十年的大鼓書又重新復蘇了,林曉蘭(中)、張國昌(右)、孫景洲(左)三位師傅常常湊在一起練習。

 

    一張鼓、一把扇、一根鼓槌、一把三弦,還有簡簡單單的三片板,說鼓書的藝人憑借這些行頭就可以開張了。弦聲響起,鼓槌一落,只見他(她)隨著故事情節的變化,一會兒演男、一會兒扮女,一會兒演老、一會兒扮小。人情世故,喜怒哀樂便全都聚在了他(她)一個人的臉上。說得正熱鬧時,只聽“叭”地一拍驚堂木———且聽下回分解。這便是在上世紀50、60年代復蘇兩年后,又被電視、電影等現代化的影視媒介斷了生計,從此日益蕭條,真正走向了沒落的東北大鼓書。近日,在莊河市區的街頭,記者意外發現了這一古老形式的重生。在愛鼓人士曹文秀的大力支持下,每逢傍晚,幾位老藝人便擺上臺子,說起了書段,臺前聚滿了坐著小馬扎的聽眾。帶著好奇,記者走近了這種古老的民間說唱藝術。
  
重聽大鼓書:既新鮮又熟悉
  “九月里來菊花紅,林黛玉在房中思念他的表兄,偏這日寶玉閑中來探病,興沖沖步入瀟湘館園中……”聽這幾句優美的唱詞,誰能想到這是在說東北大鼓書?最近一段日子,莊河市民消夏的方式除了扭秧歌,又多了一項———聽東北大鼓書。每當傍晚,乘涼的人們便搬著小馬扎從家里走了出來,他們三三兩兩的聚到莊河市文化館門前,饒有興趣地聽起了說書、唱曲。
  今年68歲的王大爺可是個老鼓書迷了,家住文化館附近的他幾乎每天都是第一個來到,幫著說書先生們擺擺臺子,人們也就聚起來了。弦兒一響,王大爺便安安靜靜地坐在臺下,用心聽藝人們所講的每一個細節。隨著故事情節的變化,王大爺的表情也是時而緊張,時而舒緩,看來,這位老爺子還真是融到了鼓書情節里?!昂錳?,真好聽!”王大爺邊聽邊告訴記者,他七八歲的時候就跟著大人去聽鼓書,那時候街面上滿是說書的曲藝社,兩三毛錢一張的門票,里面擠滿了人?!岸嗌倌昝惶?,乍聽既新鮮又熟悉。聽著聽著,就仿佛回到了當年,想起了小時候聽書的場景……”
  記者留心觀察了一下聽書的觀眾,大部分是老年人?!跋衷諦∧昵岬哪奶枚飧鲅?,這鼓書是需要耐心去品的,可惜啊……”本來興致勃勃的王大爺,在說到這個話題的時候,表情便凝重了起來。
  
重唱大鼓書:興奮又沉重
  提起當地說書女藝人林曉蘭,老輩人幾乎沒有不知道的。當年林曉蘭憑借著精湛的技藝和俊俏的相貌,曾經唱紅了莊河大地。重新拾起鼓槌,對于已經斷斷續續放下大鼓書近三十年的林曉蘭來說,是既興奮又沉重的一件事情。
  每當夜幕將至,69歲的林曉蘭便來到文化館前,和搭檔孫景洲、張國昌兩位老先生一起準備新一場的演出。他們擺上鼓、操上弦,鼓槌一敲,字正腔圓的大鼓書段便傳了出來。只見老藝人隨著故事情節的變化、人物性格的不同而化入化出,時而演男、時而扮女,時而演老、時而扮少,讓觀眾不自覺地聽得入神、看得發呆,欲罷不能。
  “重唱書段的感覺真好,我加起來快有三十年沒唱了?!彼低曄槎蔚牧窒莢詿蠹胰攘業惱粕兇呦鋁頌?,她興奮地給記者講起了她的經歷。18歲那年(1955年)林曉蘭才開始跟著家族中的一位爺爺、一位大伯學習大鼓書??贍芴焐褪茄Т蠊牡牧?,雖然大字不識一個,但她卻把十幾部要唱上幾年的大鼓書一字不落地記在了腦子里。聰明又肯吃苦,讓林曉蘭成了當時莊河少有的幾位能撐臺面的女藝人之一。每次演出,成百上千的觀眾席,場場爆滿,很多人不得不站在墻根底下聽她說書。有時候,甚至這場沒有結束,下一家已經派人過來搶人了,這樣火爆的場面一直維持到了1982年。
  “鼓槌一拿,我就覺得精神百倍,人也一下子變年輕了?!彼燈鶇蠊?,林老太太便像個孩子般眼里滿是興奮,但轉念便變得沉重起來:“現在明顯不如以前嘍。你看,來聽書的每天就這么二三十個老頭,想想當年的場面,幾百號人,叫好聲、喝彩聲,熱鬧著呢。再這樣下去,大鼓就真的失傳嘍……”
  大鼓書的沉寂:既不忍又無奈
  聽老一輩的人講,當年大鼓書的盛行,就像現在的流行歌曲一樣:白天、晚上各一場,根本不愁沒有聽眾。幾分錢的賞錢,或是兩三毛錢的門票,說書藝人們一場就能賺到三百多元?!暗蹦暌桓鱟忱土σ惶煲簿駝躋豢槔辭?,我們說一場書,一個人就能分百八十塊。當年唱大鼓書可是個相當不錯的行當?!繃窒嫉拇畹?,64歲的琴師張國昌老先生就曾在那個年代收了3個徒弟,57歲的孫景洲先生也曾帶了兩個徒弟。
  這東北大鼓雖然火爆一時,但總體加起來,也就是那么十多年的輝煌?!拔已Ч?個月出徒,三五年就趕上了‘文革’,之后便不再說了。一直到1979年,大伙兒都惦記著,我們才重新操拾起來。但是好景不長,電視、電影入戶了以后,大鼓就真的沒了出路?!繃窒莢謁檔接笆用澆櫚氖焙?,舉了這樣一個很形象的例子:“就好比說個愛情書吧,電視里有男的有女的,一起表演,大伙兒都愛看。我們呢,就單靠嘴來說,這愛情怎么也比不上人家的呀!”就這樣,大鼓書慢慢淡了下來,現在全莊河能說大鼓書的藝人也從當年的一百多人剩下了不到十個。無法維持生計的藝人們紛紛轉了行:林曉蘭辦了個幼兒園,張國昌做了瓦匠,還有那些徒弟們也都各謀生路去了。
  “這個行當現在沒有人愿意學,也掙不到大錢?!彼錁爸蘩舷壬雜諳衷詿蠊氖櫚拇澈蓯俏弈危骸把壅穌齙乜醋潘駝餉匆壞愕憒幼約菏擲鏘Я?,心疼??!可又有什么辦法?!”他告訴記者,不唱大鼓書的時候,實在悶得慌了,就放著羊上山頂哼點小曲兒來過癮。
  大鼓書入遺:曙光與希望
  今年6月10日,大鼓書被列入了遼寧省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同時被列為我國首批非物質文化遺產?;は钅?,成了“國寶”。它能否借著這個機會重新復蘇呢?帶著好奇,更多的是憧憬,記者特地采訪了當地的文化部門。莊河市文化館館長王善利告訴記者,從去年起他們就有意識地發掘這門古老的藝術,并多次在全市的文藝匯演時力薦推出。雖然效果不是很明顯,但他們會繼續在培養、引導觀眾,搜集、整理古詞,發掘、起用老藝人方面下工夫,力爭使這門原生態的古老藝術流傳下去。
  當林曉蘭、張國昌等幾位老藝人聽說這個消息時,激動的心情無以言表,他們慷慨地表示:“只要能唱大鼓書,我們什么都可以放下?!彼欽娉系叵M?,這個消息會帶來大鼓書明日輝煌的曙光。

    浙江省体彩20选5】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附件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