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交流 -> 文藝品鑒 -> 僑史精粹
僑史精粹
    打印本文】 【關閉窗口
一寸丹心圖報國——記印尼歸僑梁玉常
發布時間:2012年06月19日 來源:王維龍

    梁玉常1940年生于印度尼西亞首都雅加達,上有五個哥哥,三個姐姐,他是個“老疙瘩兒”。梁家祖籍廣東梅縣(即現梅州市)。
    梁玉常原來是具有中國和印尼雙重國籍的。根據印尼政府有關規定,凡是雙重國籍者必須在印尼學校讀書,而不得到華僑學校讀書。1958年,梁玉常在三寶龍印尼學校讀高中。這所學校包括了小學部、初中部和高中部,教學全部用印尼文,學生也學習英文和德文,但不學習中文,而實際上在這所學校里學習的學生大多是華人子女,炎黃子孫。梁玉常和幾個要好的朋友覺得,作為中華民族的后代,絕不能不學中文而忘記了自己民族的語言和文字,忘記了老祖宗。學校不教中文,我們自己來辦班教授。于是,梁玉常組織了幾位中文水平較高的高中學生,辦起中文學習班,利用星期天義務教學,剛開始前來聽課的只有五六十人,且基本上都是小學生,后來人數逐漸增多,除了小學生,還有中學生,甚至還有一些學生家長,人數擴大到200多人。梁玉常為此頗為自豪。
    按照印尼政府的規定,年滿18周歲具有雙重國籍的華人,可以從“中國國籍”和“印尼國籍”這兩者中選定一個作為自己的國籍。
    1961年,梁玉常為了早日實現回國的愿望,毅然絕然地選擇了中國國籍而成為華僑,并轉到三寶龍華僑英文學校念書。當時,印尼的華僑學校分成兩派,一派擁護中國共產黨,另一派贊成中國國民黨,梁玉常在擁護中國共產黨的華僑學校讀書,因此從小就接受了熱愛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教育。
l961年,梁玉常高中畢業。按照同父母的約定,他終于可以回國了。其時,他的三哥在雅加達經商,是一家紡織廠的經理,想讓玉常幫自己做生意,以后一定能發達;他的大姐夫勸他留在印尼上大學,學習金融,將來能賺大錢;而雅加達華僑總會則希望他能到當地的中小學當教師,工作穩定,待遇也比較高。但梁玉常執意回國。梁玉常對朋友說,為什么我們海外華僑在異國他鄉受欺壓遭迫害,主要就是由于我們的祖國還不夠富強。我作為一個愛國的華僑青年,應該義不容辭地盡早回國,為祖國繁榮昌盛貢獻力量。
    針對印尼反動勢力的反華排華行徑,中國政府提出強烈抗議,并派輪船(當時華僑稱之為“接僑船”)分期分批地把自愿回歸祖國的約lO萬名難僑和華僑青年全部接回祖國。1961年7月3日,梁玉常同其它600多名印尼華僑一起,登上了最后一艘接僑船“美上美”號,離開印尼,駛向祖國。
    二
    與梁玉常一船回來的600多人中,約有一半是青年學生,分別來自巴城中學、龍華中學和華英中學等學校,他們被送到廣州市石牌歸僑接待站。梁玉常在石牌歸僑接待站住了十幾天后,被分配到位于北京市阜城門外的北京歸國華僑中等補習學校讀書。按道理,他本該報考大學的,但不巧的是已錯過了高考報名時間,再說國內高中課程同印尼課程還有許多不同之處呢。
    梁玉常在1962年高考期間,突然得了重感冒,發燒近40℃,考試發揮失常,高考落榜。他并未因此而灰心,而是繼續補習功課,準備下一年高考。1963年,梁玉??既氡本┦脫г?,就讀于煉制系煉油工程專業,圓了自己的大學夢,成了一名“天之驕子”。
    1968年12月,梁玉常大學畢業,被分配到石油五廠(即現在的中國石油錦西煉油化工總廠)工作。時值“文化大革命”期間,知識分子是“臭老九”,要“接受工農兵再教育”,梁玉常同其他80多名大學畢業生無一例外地都到了生產一線當工人。梁玉常先是到土建隊當瓦匠,后到建材車間制作保溫磚,再往后,調到供排水車間循環水泵場工作。1969年3月,參加工作只有幾個月的梁玉常就受到車間的一次特別表揚。那是梁玉常調到供排水車間不久的一天,梁玉常同一名工人師傅兩人在水泵房值班,就在那名師傅上廁所的功夫,廠內突然瞬間停電,造成水泵停運。梁玉常知道,如果不盡快把水泵開動起來,將會引起有關煉油裝置設備產生高溫高壓,極易導致爆炸和火災,后果十分嚴重。于是,他鎮靜地憑著平時練就的熟練的操作技術,迅速地把所有的水泵一一重新開動起來,從而避免了一起可能發生的生產事故,為此他受到車間領導的特別表揚。
    而發生在1970年的另一件事更讓車間領導對梁玉常刮目相看。那次,梁玉常作例行的冷卻塔運行巡視檢查,憑自己的工作經驗,聽得有一臺風機有異常響聲,他停下風機,鉆進水汽彌漫又悶熱又潮濕的風筒里,仔細檢查,發現有一片風機葉片螺絲松動,異常響聲就是這片葉片發出來的,這種情況如果不能被及時發現和處理,這一葉片將會被甩出,不僅損壞風機和風筒,甚至會砸傷外面的人,后果不堪設想。梁玉常馬上把這一情況報告班長,車間迅速派出鉗工修理好風機,避免了一起生產事故。
    1973年的一天,梁玉常帶著一名女徒弟在廠第五循環水場當班。這天,幾名鉗工正在檢修一臺風機,他們關閉冷卻塔的水閥,拉開了風機電源刀閘。鉗工用汽油清洗風機蝸輪蝸桿部件。清洗后,一名工人貪圖方便,把清洗用過的廢汽油直接往下面一倒,全都倒在了涂有瀝青的冷卻塔木條填料上。隨后,他們叫來電焊工焊接風機機座。這下子可不得了啦,電焊濺出的火星落下來,立刻引燃了含有汽油的木條填料,火勢迅速蔓延,越來越大。水場里,距離冷卻塔不過5米的地方就是一座面積約600平方米的隔油池,池面上漂浮著近100毫米厚的輕質油。此外,在隔油池北面二百多米處還有好幾座蠟油罐,如果火苗竄到隔油池和蠟油罐上,將會造成一場嚴重的火災。這時,接到報警電話的廠內消防車開過來了,廠有關領導趕來了,現場聚集了好幾百人,但大家都不知如何撲滅這火勢。急中生智的梁玉常突然想起,如果把著火的那間冷卻塔的上水閥打開,由于水壓高,水流強,或許可以撲滅火勢。想到這,他拿著一只大扳手就跑到冷卻塔一側,去打開上水閥,但是這上水閥閥門大,水壓高,梁玉常一個人用盡全身力氣也打不開,危急關頭,有兩名鉗工跑過來,三人奮力,終于打開上水閥,一股強壓水柱噴涌而出,終于撲滅了火勢,在場的所有的人才長長地出了一口氣。當年,梁玉常被評為工廠紅旗手。
    1971年初,梁玉常被調到新建成的第五循環水場工作,該水場負責向催化裂化車間、南蒸餾車間及北蒸餾車間供水。水場里有冷水池和熱水池,生產工藝要求水池中水位須保持在一個適當范圍內,既不能太高,也不能太低。當時,值班人員要了解水位高低情況,必須不時地到水池邊實地觀察,不僅勞動強度大,而且很不安全。梁玉常就想,能不能制作一個可以自動監測水位高低的小設備呢?有了這個心思,他就到廠圖書館借閱有關書籍資料,向一些工程技術人員和工人師傅請教,苦思冥想了許多天,擬定了一個方案,自己搞了設計,畫了圖紙,又求援弄來一些材料,便動手干起來。不久,一個自制的水位自動監測報警器便造了出來,上面安裝了白、紅、綠三個小燈泡,白燈亮表示水位過低,紅燈亮表示水位過高,綠燈亮表示水位正常,在白燈或紅燈亮起的同時,同監測儀相連的一個電鈴便會響起,提醒值班人員注意。這樣,值班人員只要在操作室里根據監測儀上不同顏色的燈泡顯示,就可以方便地通過調節冷熱水池間連通閥的流量大小而有效地控制水池里水位的高低。梁玉常自制的這一監測儀受到所有值班人員的歡迎和領導的贊揚,他也為自己首次小改革成功而興奮不已,堅定了今后堅持科研技革的決心與信心。
    1973年9月,工廠機動科組建了一個防腐籌備組,工作任務是調研全廠設備腐蝕狀況、腐蝕機理、防腐措施,以及開展全廠設備的防腐工作。工廠從各單位抽調了二十來人到防腐組,其中就有梁玉常。當時同梁玉常一起工作的有從文萊回國的歸僑鐘漢彬,是廈門大學化學系1968年畢業生,兩人密切合作,在研制防腐涂料上成績突出,頗有成果。成果之一是研制出了適用于工廠生產異丙醇反應釜篩板的防腐涂料。從理論上說,這種篩板應該采用高純度銅板,才能有效防腐,但生產中實際所用銅板含有較多雜質,因而在生產過程中篩板腐蝕得很厲害,十幾個毫米厚的篩板在兩三個月后就像紙一樣薄了,就得更換新的。因此,能否研制出高效篩板防腐涂料對于降低異丙醇生產成本有直接作用。梁、鐘二人自接受這一任務后,立即進入緊張的工作狀態。兩人到工作資料室查閱了大量相關資料,又跑到北京、天津、沈陽等地,向當地的防腐材料研究機構咨詢,并設法搞到了十多種不同性能的防腐涂料樣品,回廠后即開始進行比較實驗,通過在反應釜中掛不同的試片的方法,比較各種防腐涂料的實際防腐效果,又不斷調整改進涂料配方。經過八個多月的辛勤努力,兩人終于研制出了一種適用于反應釜篩板的,能耐200℃高溫和200kg/cm2,高壓且具有很好防腐效果的防腐涂料。使用這種防腐涂料,篩板可以不用銅板,只用普通鐵板即可,并且篩板的更換周期從兩三個月延長到了半年以上,大大降低了異丙醇生產成本。
    1976年春,工廠決定成立循環冷卻水處理小組,專門研究如何改善循環冷卻水水質,減少水對設備的腐蝕和結垢。當時,防腐組里沒有一個人是學水處理專業的,對水處理技術都是門外漢,梁玉常也不例外,但他想,誰都不是生而知之,只要在工作實踐中肯于學習善于學習,就沒有什么學不會的知識和掌握不了的技術,于是他向領導提出申請,要求到水處理小組工作。
    循環冷卻水處理在我國是二十世紀七十年代才發展起來的,當時距世界先進水平有著很大差距,工廠的循環水處理工作也很落后。梁玉常決心與同志們一道打開工廠循環水處理工作新局面。循環水處理工作涉及許多學科知識,包括防腐、給排水、化學、機械、儀表、電工等等,這對于梁玉常來說,許多知識要從零學起。為盡快勝任工作,梁玉常勤奮讀書學習,常常守著臺燈學到深夜。在工作中,有時為了取得第一手資料,竟不分白天黑夜連續守在試驗臺前。為了有針對性地開展好工作,梁玉常首先進行調查研究,了解工廠以往搞過的一些水處理情況,并對它們進行分析研究,最后決定自己的第一個工作目標,是改進尿素脫蠟和丙脘脫瀝青裝置中原有的水處理罐。這個水處理罐,是由供排水車間設計制作的,它是利用“酸化磷化法”,即通過向水中加入一定配比的硫酸和磷酸三鈉來進行水處理的,但其水處理效果不太理想,仍有一定的腐蝕性,并且結垢嚴重,大量的水垢經常把閥門堵死。梁玉常對這個水處理罐進行了細心觀察和仔細分析,向領導提出了一個改進方案,一是把原來的立式罐改為臥式罐,并增大罐容積;二是在罐體內襯鉛皮,增強防腐能力;三是將原來的鑄鐵閥門改為不銹鋼閥門。此方案得到領導的首肯。在改進工作中,梁玉常設計使用了旁濾器,減少了循環水中的懸浮物,改善水質。為了解決準確加酸問題,他又想到能否制作出來一個適用的定時定量加酸器。那一陣子,梁玉常把心思都用在了琢磨這個加酸器上了,他一次次地與人探討加酸器工作原理,請人幫助計算有關數據,自己畫了設計圖。制作加酸器所需物件,有的是他求援來的,有的是自己動手制作的,有的是專門到外面定做的(如加酸器所用玻璃容器,是梁玉常設計圖樣在興城一家小玻璃廠定做的)。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辛勤的工作,不懈的努力,梁玉常終于自制出一臺電磁法定時定量加酸器。經梁玉常改進后的水處理罐,水處理效果明顯增強,有效地解決了設備腐蝕和閥門堵塞問題,經處理后的水的PH值,穩定在71±02范圍內。梁玉常首戰告捷。
    自1976年至1994年,梁玉常始終奮戰在工廠水處理第一線。近20年中,他解放思想,勇于實踐,學習理論,鉆研技術,不斷改進水處理配方,探索新的水處理方法,增強水處理效果,降低水處理成本。一開始他是用酸化磷化法進行水處理,取得初步成效。后來,他發現此法形成水垢較多,為減少磷酸鈣垢的大量生成,提高水處理效果,他作了大量試驗,最后發現用三聚磷酸鈉替代磷酸三鈉或六偏磷酸鈉,水處理效果明顯提高。八十年代后,國際上普遍采用堿化法處理新工藝。梁玉常得知這一信息后,征得領導同意,便積極組織力量籌劃堿化法水處理試驗方案。經多次試驗,他們驗證了在微堿性水中,有機膦酸鹽比聚磷酸鹽緩蝕阻垢效果好,具有易溶于水、用量少、易于操作控制等優點。施行堿化法水處理,取消了在水處理中投放硫酸,可以有效地避免水處理劑對冷換設備的腐蝕,減少水處理劑產生的水垢。這項新試驗成果,很快地就應用于實際,并且在從八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末的十幾年中,根據不同的水質和隨著水處理技術的不斷發展,堿化法水處理先后篩選了八種配方,分別應用于工廠的第三、第五、第七、第八及重催循環水場,以及廠內發電廠的供暖水處理,不同程度地減輕了循環水對設備的腐蝕和結垢的危害。與此同時,梁玉常又在工廠化工車間和供風車間采用磁化法(物理方法),對于減少水垢有一定效果;在催化一車間,利用部分不能回收的乏汽軟化水,作為循環水場的補充水,從而降低循環水的濃縮倍數,提高水處理效果……這些都是有實際應用價值的成功的科技探討成果。
    梁玉常在幾十年的工作中,孜孜不倦地致力于科技研究和技術改革,取得了卓著成效,除上文所述的幾項外,還有YS一I型水暖線清洗藥劑、循環水處理加藥設施、循環水旁濾池、監測換熱器、超聲波水中含油測定攪拌器以及化學清洗設施等等,為工廠發展做出了很大貢獻。
    梁玉常把培養人才、提高人的素質作為一項基礎性的重要工作抓緊抓好。1994年,在廠研究院工作的梁玉常主抓培訓工作,當時接手的第一項任務就是對新分配來的14名大學生進行培訓。梁玉常根據廠干部處、培訓處及研究院的有關要求制定了培訓計劃,并嚴格實施,使這14名大學生在培訓一個月后基本適應崗位工作。后來,梁玉常對研究院全體職工進行不同內容的培訓,組織舉辦了油品分析、水質分析、設備防腐、煉油加氫、計算機應用等學習班,聘請廠內工程技術人員進行專業講課,他本人也親自講課,全院職工培訓工作開展得熱火朝天。特別應提到的是,梁玉常的講課,沒有現成的教材,全是他親自撰稿編寫的,如“水處理技術”“科技與信息管理知識”等,是他利用業余時間,憑借工作和學習積累的知識和經驗,并翻閱了大量的參考書籍和資料,起早貪黑夜以繼日工作完成的。梁玉常先后為研究院職工、工廠部分工程技術人員、廠后備青年干部和副科級以上中層干部講過課,受到學員的一致好評,他多次獲得廠優秀培訓員和優秀兼職教師光榮稱號。
    梁玉常參加工作幾十年來,根據自己的科研實踐撰寫的多篇科技論文,如《HP8464在八循水處理的應用》《SYP復合水穩劑在含油水處理的探討》《高強磁水器應用探討》等分別被工廠科協或市石油學會評為優秀科技論文,其中《關于循環水的濃縮位數控制》一文在中石化總公司水處理專業學術委員會主辦的科技刊物上發表,引起有關領導同志的關注與重視,《CYS一I型藥劑清洗水暖線成果報告》獲工廠技術成果獎,被評為市群眾性技術活動優秀成果。幾十年來梁玉常的出色工作成績和眾多的科研成果,也使他得到了一系列的榮譽稱號和獎勵。他多次被評為工廠先進工作者、優秀科技工作者、五好職工和優秀共產黨員,被評為市優秀科技工作者和歸僑先進個人,以及遼寧省歸僑先進個人。
    三
    梁玉常在大學時代,心中就升起了早日加入中國共產黨,為共產主義事業奮斗終生的美好夙愿。1965年4月1日,梁玉常莊嚴地向學校黨組織遞交了第一份入黨申請書。參加工作后,1970年,梁玉常向工廠黨組織提出入黨申請,愿永遠做一名戰斗的“布爾什維克”。但是,由于極“左”路線曾經長期在黨內占統治地位,所以梁玉常美好夙愿的實現經歷了漫長的歲月,走過了一大段坎坷的道路。就是因為梁玉常是印尼歸僑,他的父母及幾個哥哥姐姐一直居住在印尼,還有個哥哥在臺灣,有所謂的“海外關系”,所以他在政治上長期受到不公正的對待。七十年代,車間訂有《參考消息》,大家都喜歡拿來看,一次,梁玉常正在專心閱讀《參考消息》時,卻被人粗暴地干涉限制;1972年,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車間召開傳達大會,又把梁玉常排斥在外;1971年下半年,在街道工作的梁玉常愛人又由于梁的“海外關系”而失去工作……可想而知,在這種歷史大背景下,梁玉常的入黨愿望當然只能成為一個政治奢望,是極難實現的。甚至到了1983年梁玉常被評為全廠唯一的錦州市(當時錦西市歸錦州市管轄)社會主義精神文明建設先進個人,他的入黨問題仍然沒被納入工廠黨委的議事日程。
1984年,錦州市僑務干部高德福來到工廠調研,向工廠黨委組織部長了解工廠歸僑僑眷情況,并特意詢問梁玉常的入黨問題。組織部長說,梁玉常是印尼歸僑,他的父母和幾個哥哥姐姐還在印尼,沒法兒搞外調,所以梁玉常入黨問題一直沒解決。高德福當即明確表態,對梁玉常的海外社會關系,由錦州市僑辦出具證明材料。不久,黨支部召開黨員大會討論,大家一致同意接收梁玉常加入黨組織。
    四
    梁玉常是本地僑界的一位知名人士,多年擔任市僑聯常務理事。最令廣大歸僑僑眷敬佩之處,就是他始終不渝的愛國情感。在“文化大革命”中,梁玉常同其它歸僑僑眷一樣,都不同程度地受到“運動”的觸及,他曾被當作“階級異己分子”對待。1972年,他的父母由于惦記著在大陸的幾個子女,特地讓玉常的二嫂回國探親,看望他們。梁玉常同在大陸生活的幾個哥哥姐姐聚齊在北京,同二嫂見了面。二嫂對他們說,你們在這里的情況,國外的親人都聽說了,這次爸爸媽媽讓我回來探親,就是讓我來動員你們回去,擺脫這種境地。梁玉常聽了二嫂的話,對父母及親人的掛念十分感激,但他堅定地對二嫂說;“我相信黨的僑務政策一定會落實的,我們的生活會一點點地好起來的,我決心繼續留在大陸,請轉告爸爸媽媽不必掛念我們?!幣幌俺瀆思岫ǖ陌拍鈑肴瘸?,令二嫂及幾個哥哥姐姐都對梁玉常的決定表示支持。1977年底,梁玉常接到父親來信,說是梁的二哥因急病醫治無效去世,要他回到印尼老家,侍奉父母,維持全家生活。這是一場嚴峻的考驗,梁玉常內心斗爭得十分激烈。他深知,二哥的突然去世使父母的身心受到很大打擊,父母已經年邁,身體又都有病,如果身邊無子女照顧,生活一定很困難,很凄苦,作為兒子,我回到父母身邊孝敬二老,讓他們歡度晚年也是應該的。但梁玉常又想到,自己回國十多年了,是黨和祖國培養我上了大學,成為一個有知識的人,現在,打倒了“四人幫”,國家建設百業待興,正是需要我出力流汗時侯,而我卻要為了“小家”想離開祖國這個“大家”,違背自己回國時的宗旨和信念,這樣做合適嗎?那些日子,激烈的思想斗爭使梁玉常左思右想,寢食不安,心里很不是滋味。最后,他選擇了留下。他在寫給父母的信里寫道,祖國需要我,而我更需要祖國,自古忠孝不能兩全,請父母二老體諒兒子心情吧……
    2000年,年至花甲的梁玉常從工廠退休了。2006年9月,在葫蘆島市第三次歸僑僑眷代表大會上,梁玉常先生光榮地被市僑聯聘任為顧問。2008年1月,梁玉常又被連山區僑聯三屆委員會聘任為顧問。
    我國明朝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和詩人于謙有傳世詩句“一寸丹心圖報國”,抒發了他一心愛國的偉大情懷。那么,縱觀梁玉常先生幾十年來的人生足跡,不也恰如其分地映射出這一詩句的光輝內涵么?
    (此文曾先后收錄于2007年《葫蘆島地方史文集》第6集及2008年《連山赤子情》一書)

    浙江省体彩20选5】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附件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