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首頁 -> 文化交流 -> 文藝品鑒 -> 文章詩詞
文章詩詞
    打印本文】 【關閉窗口
一位日耳曼貴族女子的情緣
---懷念我的嬸嬸安妮.瑪麗.楊
發布時間:2013年10月23日 來源:大石橋市瑞典僑眷 楊大林

  2001年元旦12點,中央電視臺播放了世界華僑對新世紀的展望,其中就有瑞典華僑代表楊艾南先生一段熱情洋溢的講話,十分引人矚目!當然,我更為激動,因為楊艾南是我的堂兄。

  此前,四川日報以“斯德哥爾摩奇遇”為題,大幅版面發表了記者在瑞典首都會見楊艾南的情景。這篇報道中說,如今楊艾南在瑞典已擁有七個經濟實體,在波羅的海岸邊還有別墅和游艇。像他這樣擁有億萬克朗的人,即使在最富裕的國家里,也是上流社會水平了。幾十年過去,楊艾南仍然魂系生他養他的那塊川西土地,念念不忘自己的中國根。撫今憶昔,楊艾南之所以有此成就,這與他的父親楊茂修,母親安妮?瑪麗的教育培養分不開的。

  安妮?瑪麗出生在瑞典貴族世家,其高祖父是國王的弟弟,在抗擊俄國人的戰爭中犧牲了,300多年來,其后裔一直享受著國家發給的撫恤金,這個家族散居世界各地,每年都要在瑞都斯德哥爾摩聚會,舉行紀念活動,參加者多達數百人,而且多為各國上層人物,所以這個家族在瑞典是很有勢力、很有聲望的名門望族。安妮?瑪麗在這樣的家庭中度過了她的童年。17歲時考入法國巴黎大學。在那里,她遇到了知己,中國男兒楊茂修。

  楊艾南的父親楊茂修即我的四叔,祖籍是峨眉山北麓風光如畫、名人輩出的洪雅古城?!拔逅摹痹碩?,楊茂修就在赴歐美留學的潮流中考取了公費留學,就讀巴黎大學的。他原來是北平朝陽大學學生。楊茂修的父親(即我的祖父楊樹)是清末最后一屆貢生,因參加康有為發起的“公車上書”而被革職,賦閑在家,遂著意培養子女讀書,大兒子楊雨樓考上北京政法大學,三兒子楊敬修(即我的父親)考上北京大學,四公子楊茂修考上巴黎大學。1921年,楊茂修來到巴大讀書,除日常學習外他還酷愛網球與詩歌,他很快會講一口流利的法語,在一次學校組織的周末舞會上,楊茂修與安妮?瑪麗邂逅相遇,一個是風度翩翩的東方男兒,一個是金發藍眼、溫情脈脈的西方少女,兩情相悅,經友人介紹,他們相識了,從此彼此感情日增。聰明善良、英俊瀟灑的楊茂修,已在安妮?瑪麗的心中占有不可替代的位置。由于楊茂修的關系,安妮?瑪麗被邀請參加中國留法生同鄉會的各種活動,結識了周恩來等許多青年人杰,更多地接觸了中國文化。1928年這一對異國戀人終于在朋友們的碰杯聲中結為夫妻。

  經過數年的苦讀,楊茂修和安妮?瑪麗雙雙獲得巴黎大學博士學位,先后回到中國,經過許多周折,終于在朋友介紹下到北大教書。1931年,日本侵占沈陽,國民黨政府推行不抵抗政策,直到1936年“學潮”此起彼伏,許多進步教授都暗中支持學生運動,楊茂修夫婦也參加營救被捕學生活動。1937年盧溝橋事變,北平淪陷,北大、清華、南開、復旦遷入內地合并為西南聯大。他倆便到聯大任教,一個教法語,一個教德語。武漢淪陷后,武漢大學遷到樂山。安妮?瑪麗又接受了武大校長聘書,赴任教德文,40年代安妮?瑪麗還到華西大學和洪中校教過書,總之安妮?瑪麗在中國的二十多年幾乎都在大學教書,可謂東西文化交流的使者。

  三、四十年代是中華民族生死存亡的時期,安妮?瑪麗和中國人民同呼吸共患難,積極投入到中華民族抗日救亡運動,激發學生愛國思想。她家的保姆之子曾世明就是在她的動員下參軍抗日的,行前,她還為他置酒壯行,鼓舞他英勇殺敵。武漢大學義演郭沫若的名劇《孔雀膽》、《虎符》、《棠棣之花》、《霸王別姬》四大歷史名劇。她是組織者之一,其收入全部獻給抗戰事業。在武大時期,她常與黃炎培之子黃方剛教授、經濟學家楊端六等人聚會,共商抗日救亡事宜。1943年,馮玉祥將軍與郭沫若先生受政治部委托到樂山市為抗日募捐(當時周恩來是政治部主任)。在數千人的大會上,安妮?瑪麗毅然捐出一個“金樸滿”(即金花瓶)。次日,各報刊紛紛登載此事,一時傳為佳話。早在北平時,楊茂修與馮玉祥友誼甚深。這次老友重逢,馮玉祥將軍乃親筆書聯贈與安妮?瑪麗,其辭,曰:“紀念木蘭女,要學秦良玉?!貝肆?,安妮?瑪麗回瑞典后一直掛在客廳。安妮瑪麗又是一個多才多藝的奇女子。她熟練地會講英法德瑞中五國語言,她的繪畫主要是印象派的畫法,她又會彈一手好鋼琴,對肖邦、莫扎特的名曲猶有杰出的表現。

  1951年政務院派人赴蓉調楊茂修去中國駐越南大使館工作,遺憾楊茂修早已逝世。1952年,安妮?瑪麗帶子回國的申請得到周恩來總理簽字批準。當年十一月她離蓉赴港,會同兒子楊艾南去瑞典?;厝鸕浜?,她擔任了瑞中友協瑞典理事、保衛世界和平理事會瑞典理事,長期致力于這兩大事業,于1982年仙逝。我曾擬詩一首,概括她老人家一生:

  名滿巴大譽華夏,隨風漂泊到天涯;

  風流樹結風流果,愛情枝開愛情花。

  未名湖畔留倩影,珞珈山下賦詩華;

  神圣抗戰多貢獻,世界和平紀念她。

  總其一生,既是東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又是中國人民最艱苦最苦難抗戰時期的忠實朋友。試想,一個外國人為中國人民的抗戰事業到處奔走、呼號,后來竟把自己一生的積蓄(金花瓶)捐贈給了抗戰事業,這難道不是白求恩、柯棣華式的國際友人嗎?當丈夫去世后,她又回到瑞典,長期致力于瑞中友協和保衛世界和平的偉大事業。今年是嬸娘逝世30周年,特撰此文以茲懷念。尊敬的四嬸,安息吧!你未盡的事業自有你的兒子和侄兒們繼承和發揚!

    浙江省体彩20选5】 【關閉窗口
【相關新聞/附件下載】